Ҫڲ18ַѰԼķ ӭͶĵý
ڵλã ̳ > Ankai Secures a 200-million Deal with Myanmar

ڲ18ַ

༭: admin Դ: ʱ: 2015-10-19 5:45:44

̳˵Ժͼ麢Ǻܿġ磬־ԸһвӢɳƺУ140ѧȺڲٳĵ鼮ʮָˡ

α༭塿

案,还有人。”他说,这部书没有孤证,每一个说出来的字,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,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/P>《这是不是个人》:亲历的见?/STRONG>人民文学出版社,2016月出版?/P>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?947年出版,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,畅销?0年。法国《世界报》将其列nbsp;“二十世纪一百本书”之中/P>“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。”莱维说,那一年,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,暂停随意处死囚犯,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,有了活下来的机会/P>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,地狱就在奥斯维辛。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,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——法西斯用平庸、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,完全抹杀“另一群人”的尊严和意志,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?/P>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“灰色地带”的人:他们本来也是囚犯,但为了活久一点,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,就讨好敌人,与纳粹合作,当上了残暴的工头,把同胞送进焚尸炉。于是,莱维在书中写道:“纳粹你胜利了,你真的胜利了”,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,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,人不再是人,人没有了人性/P>莱维的经历,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。他必须得说出来,否则无人知晓真相,历史还会重演。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,“我还是个人吗??/P>在这部书的序言中,他写道,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,其连锁反应的极端,就是死亡集中营。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,是必然产生的后果。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,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?/P>莱维提到,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,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,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;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。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,肩负起对人性、对他人无限的责任?/P>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:深刻的见解 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?/P>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,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·阿伦特,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。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,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,有了中文译本?/P>当年,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,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,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。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: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,既不心理变态,也不暴虐成性。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,服从组织,忠于职守,除此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/P>于是,阿伦特提出了“平庸之恶”: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,也有可能是平凡、敬业、忠诚的小公务员。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,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:根本不动脑子,像机器一般顺从、麻木和不负责任?/P>“平庸之恶”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,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,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。艾希曼的邪恶,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,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“伟大事业”?/P>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。首先,她注重概念的区分。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,就会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,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。其次,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。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,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,而阿伦特用了“极权主义”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——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、有着相同本质、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/P>阿伦特告诉我们,在极权社会里,决定一个人命运的,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,而是说他生得不对,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,由此就必须被消灭,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。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?/P>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——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——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。如何根治这种“现代病”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。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、意志、判断三个部分,认为“无思想”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,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?/P>因此,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。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《判断》?975年她去世时,人们发现,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,上面打着《判断》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

ڡŦԼʱͲһչʾ˻𱬷زгϵһȦ򷿵ѡ񡰹鳲ǡ鳲ԽãϹƳ۵ķԽ٣֮ߣ򷿡볲ĻøС

49գӱ۰ؽ־ġ

ȫ˫ھΪǸȫ濼߼ԵĿѧϰƱܹ˵߼˼ά

124գڲԺ鳤̸ǰһרһҪٽҰۡ

Dzѧԭ£ԭֶ

案,还有人。”他说,这部书没有孤证,每一个说出来的字,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,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/P>《这是不是个人》:亲历的见?/STRONG>人民文学出版社,2016月出版?/P>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?947年出版,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,畅销?0年。法国《世界报》将其列nbsp;“二十世纪一百本书”之中/P>“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。”莱维说,那一年,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,暂停随意处死囚犯,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,有了活下来的机会/P>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,地狱就在奥斯维辛。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,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——法西斯用平庸、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,完全抹杀“另一群人”的尊严和意志,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?/P>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“灰色地带”的人:他们本来也是囚犯,但为了活久一点,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,就讨好敌人,与纳粹合作,当上了残暴的工头,把同胞送进焚尸炉。于是,莱维在书中写道:“纳粹你胜利了,你真的胜利了”,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,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,人不再是人,人没有了人性/P>莱维的经历,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。他必须得说出来,否则无人知晓真相,历史还会重演。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,“我还是个人吗??/P>在这部书的序言中,他写道,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,其连锁反应的极端,就是死亡集中营。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,是必然产生的后果。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,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?/P>莱维提到,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,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,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;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。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,肩负起对人性、对他人无限的责任?/P>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:深刻的见解 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?/P>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,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·阿伦特,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。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,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,有了中文译本?/P>当年,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,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,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。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: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,既不心理变态,也不暴虐成性。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,服从组织,忠于职守,除此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/P>于是,阿伦特提出了“平庸之恶”: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,也有可能是平凡、敬业、忠诚的小公务员。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,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:根本不动脑子,像机器一般顺从、麻木和不负责任?/P>“平庸之恶”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,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,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。艾希曼的邪恶,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,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“伟大事业”?/P>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。首先,她注重概念的区分。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,就会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,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。其次,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。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,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,而阿伦特用了“极权主义”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——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、有着相同本质、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/P>阿伦特告诉我们,在极权社会里,决定一个人命运的,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,而是说他生得不对,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,由此就必须被消灭,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。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?/P>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——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——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。如何根治这种“现代病”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。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、意志、判断三个部分,认为“无思想”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,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?/P>因此,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。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《判断》?975年她去世时,人们发现,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,上面打着《判断》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

ʦ·ߡ

ũʵƶ¸ηʱ䣺2017-04-1812:24Դߡߣ־͡˶룬ľںη

дʦСѧУĻ˵һΡ

ţһںܿܽ2019Ԫ

(α༭admin )
һƪLOȬwyĤ@Zz ЩPoޡ]ϡ^
һƪеֹھٰȫеԱϸѵ...

Ķ

Ծػص߷棬Ͻɫ顢ۡ
ʾ: עἴۣҪͨǵˣ벻Ҫ棬Ӱݡ